李海东:美国背弃盟友为何不令人奇怪

李海东:美国背弃盟友为何不令人奇怪
从不久前违背叙利亚北部库尔德装备遭到美国表里言论广泛批判,到最近就军费问题向韩国和日本狮子大开口而引起韩日不满,这届美国政府就任3年来,不止一次因对盟友颐指气使乃至违背而引起批判和责备。其实,美国对盟友用后即弃的现象并不稀有,是其处理盟友联系的传统做法。首要,美国长于使用和献身盟友,并且在变节盟友或弃离盟约过程中,美国一般不会承当什么职责。美国历史上第一个盟国是法国。1778年处于独立战役之时的美国,尽心竭力劝说法国订立《美法同盟公约》。绝大多数历史学家确定,没有法国供给的本质性人财物帮助,美国绝不会如此简单赢得针对英国的独立战役。但独立战役成功后,美国当即毫不犹豫地将法国一脚踢开,独自与英国达到极有利于美国但有损于法国利益的平和公约。1789年法国大革新迸发后,美国不只持续无视美法同盟公约的有效性,更支撑法国民众推翻那个曾大规模帮助美国独立战役的路易十六政权。因将国内很多资源用于帮助美国而引发国内革新、堕入深入危机的法国国王,不只没能取得美国任何本质帮助,反被美国乘人之危,被送上了断头台。美国对大力帮助其脱节生计绝地的盟友法国都如此言而无信,更不用说那些受其分配的盟友了。美国对法国的“精美利己主义”方法,也为后来美国决策者开了处理盟友联系的先例。美国在1898年美西战役中对阿奎那多领导的菲律宾独立力气先用后弃,对越战中亲手拔擢的盟友南越领导人吴庭艳的直接杀戮,以及这次对叙利亚境内库尔德人的违背等等,概莫能外。其次,能否保证本身举动自在是美国对外结盟的重要条件。美国具有以肯定占优的权势重塑区域与全球次序的“任务”观念。19世纪初至今,美国交际中一个长久主题,便是一直保证本身举动自在。当实力不足以分配盟友而或许导致本身举动自在受限时,美国往往挑选不结盟;当具有那种肯定优势位置时,美国更易于与他方结盟。恰是二战完毕后,超强的美国一改长时间的孤立主义传统,走向全球结盟之路。暗斗后美国持续稳固和加强联盟系统的要害缘由,也与美国具有较之盟友的肯定实力优势密切相关。当时这届美国政府逼迫盟友交纳保护费、甩职责的作为以及扔掉盟友库尔德人的举动,看似是与上一任切开,实践恰恰反映出美国深陷表里困局、难再举动自在和迫使盟友依照美国志愿举动的实际。美国这一行为方法使其交际具有适当的破坏性,先下手为强、单边主义、保护主义、无视世界规矩等莫不是此交际传统的外在体现。第三,美国交际的严峻方针调整往往与严峻的方针波折或失利有关,每次严峻方针调整往往随同盟友或自己人沦为献身品的现象。上世纪40年代中后期国共两党在我国解放战役中的形势,直接带来美国对华方针大调整,大批美国国内的我国问题专家遭清洗,假如没有发生朝鲜战役,蒋介石政权将被完全甩掉;越南战役久拖不决迫使美国在暗斗期间做出对中苏方针的严峻调整,作为盟友的南越政权被美国甩掉;美国对叙利亚形势的耐久卷进和跋前疐后,使其再次进行巨大方针调整,叙利亚境内包含库尔德人在内的盟友被甩锅也可以说是预料之中的事。在美国表里境况欠安时,让美国支付巨大价值去服务盟友寻求的方针,是极端困难的。别的,当时美国两党表里方针理念尖锐对立及交际决策者频频轮换,更增加了盟友被美国献身掉的或许性。总的来看,自独立以来,“美国优先”一直是美国决策者遵从的方针辅导理念。盟友服务于美国利益而非相反。美国献身盟友的做法轻车熟路,从不为难。在当下美国所在的表里困局下,其更多盟友被抛开掉的概率会更高,这不令人古怪。(作者是交际学院世界联系研究所教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